Fleur Cowles与《Flair》,历史上最美的杂志《Flair》的诞生

巨大的风险,空白的支票和一个天赋异禀的编辑

Fleur Cowles,《Flair》杂志的创始人和编辑

“大多数嫁给富人的女人都希望有一艘游艇或赛马或更多的珠宝,”当时88岁的传奇编辑Fleur Cowles在她1996年的回忆录《她的朋友们》中写道。”但我心底渴望的是有机会创造一个‘杂志’,反映真实的我。”

Cowles在伦敦皮卡迪利广场附近的奥尔巴尼公寓楼里写下了这些话。从1955年起她就一直过着奢华的生活,直到她于2009年去世,享年101岁。正如她的回忆录标题所示,Cowles认识很多人。她与外交官、电影明星和女王都是朋友,她每年都会为女王举办生日宴会。她是一个富有的的生活家,有着沙滩木色的波波头(早年是澄清黄油的颜色),戴着一副标志性的超大号有色眼镜,就像在私人豪华轿车的车窗时刻保护着自己的眼睛一样。为了离第四任丈夫汤姆-蒙塔格-梅耶(Tom Montague Meyer)更近一些,她从纽约搬到了英国,从此一直没有分开过。在她的后半生中,她在政府委员会任职,并在牛津大学创建了美国研究系。

来自Flair的白酒广告。图片由Herb Lubalin研究中心提供。

但在1996年,Cowles觉得自己很怀旧,她花了大部分时间写了两本书,回顾、分析和纪念她生命中的某一年:1950年,那一年她创办并编辑了一本名为《Flair》的杂志。除了出版她的回忆录之外,Cowles还花了一年的时间整理了一本名为《The Best of Flair》的樱桃红色小册子,把她最喜欢的杂志中的内容都整理了出来。她一直认为《Flair》是她的皇冠上的明珠,这个项目将成为她极致奢华的世界观的代名词。她称《The Best of Flair》是她离开人间留下的,人们缅怀她的一个方式。

“她一直认为《Flair》是她的皇冠上的明珠,这个项目将成为她最大限度的、奢华的世界观的写照。”

在许多方面,她已经如愿以偿;《Flair》现在在作家和设计师中已经成为了一个神话般的存在。人们都想得到这本杂志,可是它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不存在一样。复制品经常在eBay上以高价出现,瞬间就被竞拍走。但是,眼见为实。Flair是真实存在的,即使只有一年的时间。

1950年8月的《弗莱尔》封面。图片由Herb Lubalin研究中心提供。

这本杂志非常有创意;Cowles希望制作出一种具有触感和令人惊讶的作品,就像成人的儿童读物一样。这本杂志的页面上有镂空、插页、照片,写满了标题的翻页……这些页面不是同一种单一的纸张,而是每期都使用多种类型的纸张;读者可以从厚厚的卡片纸瞬间转换到到薄薄的洋葱皮新闻纸,再到高光的时尚页面,触感几乎都是光滑的。在12个封面中,有一半以上采用了复杂的剪纸覆盖。春季刊的封面上有一幅玫瑰花的画作(晚年,Cowles将与玫瑰花结缘),特别华丽:每一页都散发着玫瑰的味道。Cowles在创作《Flair》时,没有任何保留:这是一场感官的盛宴。你可以触摸到它,闻到它的气味,惊叹于它的艺术方向,甚至是精心布置的广告。如果在1950年有了可食用的技术,Cowles很可能也会把杂志做成可食用的。

“那是一场感官的盛宴。”

Alexander Tochilovsky是库珀大学赫伯-卢巴林研究中心(Herb Lubalin研究中心,该中心是一个专门研究标志性的排版和杂志设计的档案馆,)的馆长,他把12本《Flair》的所有副本和1953年的《Flair年刊》(Flair Annual)一起收藏在图书馆里。他乐于向学生们炫耀Cowles的短暂的作品。他说,这本书打破了Helvetica(一种广泛使用于拉丁字母的无衬线字体)带来的束缚,让他们摆脱了对极简、白色空间的持续崇拜。

弗莱尔(Flair)发行。图片由赫伯·卢巴林研究中心提供。

相反,《Flair》是一个优雅的混杂着色彩和创意的杂志,由于Cowles的视觉冲击力太强,所以她的设计很成功。她是如此的亲力亲为,以至于她监督着杂志上的每一个广告版面,经常说服公司根据里面的编辑内容来调整广告价格。在1951年1月出版的最后一期杂志中,她宣称当季流行的颜色是 “白葡萄酒”,一种象牙色的色调,带着淡淡的黄色,就像桶装的霞多丽。她敦促一些广告商将 “白葡萄酒 “的概念巧妙地融入到他们的印刷品中。这期杂志包括了几十条带有夏布利色彩的广告,如Warumba Cashmere公司的广告,鼓励顾客挑选 “闪闪发亮的、新的Not Quite White “的羊毛衫,又或Fouke毛皮公司的广告,吹捧阿拉斯加海豹皮大衣为 “你的白葡萄酒服装”。这些潜移默化的信息让Flair的广告有一种天衣无缝的感觉,就像剪纸和惊喜的小册子一样奇思妙想,让读者体验到了杂志的整体性、不间断的幻想。

来自Flair的白葡萄酒广告。图片由Herb Lubalin研究中心提供。

Cowles说服她的第三任丈夫Gardner “Mike” Cowles Jr. (即Cowles Media接班人,当时拥有Minneapolis Star-Tribune和Des Moines Register,以及几本国家杂志)聘用了她,然后他们创立了Flair。 Cowles了解到女性往往是购买一般兴趣杂志的人群,于是她在《Look》中加入了更多的时尚、烹饪和家居装饰的内容,这带来了新的受众,根据《名利场》的一份报告,发行量增加到31万份。这次成功让Cowles向她的丈夫展示了她创办自己刊物的资本,她称这是一本 “有品位的杂志”,对于典型的家庭主妇来说,这本书更多的是一种向往,而不是亲情。

一年来,她做到了。但外界的力量希望看到她的失败。竞争对手杂志的编辑们试图说服广告商远离开Flair,因为他们受到了新的、奢华的、似乎没有预算的杂志的威胁。而压力也来自于公司内部:Cowles Media的一些高管认为她是在利用她的丈夫,从公司里抽走了太多的钱来养活她的虚荣心项目。根据《名利场》的报道,到杂志停刊时,弗莱尔的 “税前亏损已经达到了248.5万美元,平均每卖出一份杂志就亏损75美分”(经通胀调整后,2019年将达到2497.256万美元)。亏损让Mike把她心爱的杂志给砍掉了。再加上她很快就发现他包养了一个情妇,这为他们的婚姻敲响了丧钟。她曾试图将《Flair》作为一个系列图书重振旗鼓,但她再也无法重新点燃1950年的任性的炼金术,而这也是她拿着空白的支票簿冒着巨大的风险,让这本杂志在1950年的时候变得如此独特。

Fleur Cowles和她的丈夫Mike Cowles。图片由Herb Lubalin研究中心提供。

如今,随着印刷品越来越稀少,Fleur的神话也越来越传奇。即使在那个杂志丰富的年代,这也是一个奇迹。没有人再请让-科克托写一本关于美国人在巴黎的缩影书,也没有人再委托索尔-斯坦伯格创作一系列不苟言笑的肖像画。没有人在给他们的书页上涂上香水,或者把它们切成两半,或者折成手风琴。没有人在为它们的封面上切出大块的内容,也没有人在聘请西蒙娜-德-波伏娃写一篇关于女性时间价值的个人散文,也没有人在展示像勒内-格鲁奥这样的新兴时装插画师的作品。

“在竞争激烈的战场上,弗莱尔仍然像孔雀一样脱颖而出。”

Cowles的作品触感十足,让人感觉它离我们的世界很遥远,但在某种程度上,也让人感觉它是为Instagram制作的,75年后的今天,它又过早地成为了Instagram的一部分。在注意力集中的战场上,每次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《Flair》的封面或标志性的宣传片从我眼前掠过时,它仍然像一只孔雀一样脱颖而出。它仍然闪耀着Fleur Cowles渴望注入世界的魅力和光彩。

Flair的封面,1950年。图片由Herb Lubalin研究中心提供。
利用大气透视和平行透视画火车的铅笔素描图-素描自学教程

利用大气透视和平行透视画火车的铅笔素描图-素描自学教程

15个极简主义平面设计案例也许能给你带来灵感

15个极简主义平面设计案例也许能给你带来灵感

公开发布时设计版权自动生效——英国脱欧谈判寻求同一权利保护

公开发布时设计版权自动生效——英国脱欧谈判寻求同一权利保护

2020年最适合文具迷设计师逛一逛的22家网店 大部分都在英国

2020年最适合文具迷设计师逛一逛的22家网店 大部分都在英国

Sketch和iOS之间的渲染差异-为什么在Sketch中看起来效果更好

Sketch和iOS之间的渲染差异-为什么在Sketch中看起来效果更好

灵长类动物素描图解·猿猴的素描图以及相近的动物素描

灵长类动物素描图解·猿猴的素描图以及相近的动物素描

战疫情, 武汉能! 2020抗击“新冠肺炎”公益宣传设计全球征集活动

战疫情, 武汉能! 2020抗击“新冠肺炎”公益宣传设计全球征集活动

天天寿司Sushi Daily形象设计由伦敦工作室Without操刀 遍布英法700家超市柜台

天天寿司Sushi Daily形象设计由伦敦工作室Without操刀 遍布英法700家超市柜台

看看Google Pixel 4的制作

看看Google Pixel 4的制作

快速选择工具或“魔术棒”工具在Photoshop中的使用 CC教程

快速选择工具或“魔术棒”工具在Photoshop中的使用 CC教程

什么是哈里斯图表——代尔夫特设计指南设计方法与策略

什么是哈里斯图表——代尔夫特设计指南设计方法与策略

大公司还是屈服粉丝压力了-新Scrabble引发众怒

大公司还是屈服粉丝压力了-新Scrabble引发众怒

1 2 3 72